偶尔放些文…

 

【伞修伞】Return

-依旧是旧文

-写的时候伞哥很多设定都没有出来,所以看上去和现在很不一样

=崩,逗比,ooc

-ok?


01

场景切换得极快,不过一瞬眼前的画面就从充斥着快门声和粉丝的欢呼的颁奖台转到小而昏暗的室内,叶修刚准备伸手接过联盟主席冯宪君递来的冠军奖杯,下一秒就发现自己坐在一张硬得不能再硬的板凳上,身体右倾靠着某人的肩。

 

换场景怎么都不读条……叶修在心里吐槽。他侧着头的角度刚刚可以看到身处的小房间里的窗户——似乎还是惟一一个——外面有金黄色的阳光洒进来,洋洋洒洒的铺在地上。

耳边响着敲击键盘的声音,那快而清晰的节奏他曾日复一日地听了三年,现在正一点一点地从记忆深处钻出,带着一些原本以为早已忘记的古老记忆。

 

夹在其中的是游戏的音效声,小到几乎无法分辨,仿佛是被人特意调小了的声音还是从耳机里漏了出来,在安静的环境里显得特别清晰。

叶修抬头看了看屏幕,画面一上一下的,周围的景色飞逝,显然操作者耍的一手好飞炮。

 

他侧头看向被自己靠着左肩的人。

那人的脸还带着些属于少年人的稚嫩和朝气,褐色的头发长过耳朵,有几撮还搭在肩上,长期没有打理看起来却仍然是柔顺的,此时正被下午的阳光镀上了一层金。他叼着一根未点燃的烟,两眼直视屏幕,嘴角勾

起一个漂亮的弧度。

 

——好久不见啊。叶修在心里笑道。

 

 

然后他把手搭在对方大腿上,掐了下去。

“靠————”

 

 

 

叶修已经有十年没见过苏沐秋了,不单只真人——他真人早就只剩下

骨头了——还有照片。当初苏沐秋死后,为他料理后事的叶修和苏沐橙

找遍了那家小小的出租屋都没找到一张有拍到苏沐秋的照片。

能用的只剩下苏沐秋身份证上的一寸证件照,可惜尺寸太小,一放大就全成了马赛克,所以二人果断的放弃了。

 

——其实真正的理由是拍证件照的人和全人类有仇,把一个清秀少年

愣是拍成了抠脚大汉。

 

最后还是苏沐橙急中生智把沐雨橙风的脸截图下来,那脸用的图片是

苏沐秋创建角色时她用电脑自带的摄像头偷拍的,拍完也没保存。而那张截图里沐雨澄风的表情虽然在微笑,却带有系统一贯的呆滞。

于是现在,叶修一边欣赏着苏沐秋的侧脸,一边摸着他的大腿。

 

然后被苏沐秋一手肘顶到了地上。

 

02。

——你们是来搞笑的吗 by 苏沐橙

 

 

 

苏沐秋看着叶修。

 

苏沐秋居高临下地看着在地上打滚叶修。

苏沐秋用鄙视的眼神居高临下地看着在地上边打滚边喊着“牧师呢我觉得我还可以抢救一下”的叶修。

然后他一脚踹了上去。

 

“要害攻击!”叶修抱着肚子缩成一团,“痛啊!有你这么害队友的吗!玩忽职守啊牧师!”

 

“原来你是队友啊,”苏沐秋把沐雨橙风停回主城后转过身正面面对叶修,接过他的话:“我还以为你是BOSS 呢。”

 

叶修骂了一句“靠”,抬头看向苏沐秋时却愣住了。

 

这时的苏沐秋翘着个二郎腿,右手倚在电脑桌上撑着脸,身下一张和叶修坐着的那张一样的板凳硬是让他坐出了一种高贵冷艳的气息。

然后他勾起了一个妖媚的笑容——至少一脸呆愣地看着他的叶修是这样认为的——薄唇轻启:“想我奶你?跪着求我啊。”

 

 

于是放学回到家的苏沐橙一进门就看到这样的场景:她哥哥嘴边带着诡异的笑容翘着腿坐在板凳上,叶修一脸微妙的伏在他脚边,就像……就像拜倒在了她哥哥的石榴裙,不对,七分裤下?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苏沐橙觉得自己十五年的世界观如同被散弹击中一样瞬间支离破碎,一扇巨大而又近在咫尺的新大门在她面前缓缓打开。

她回忆起了以前每次看见两人打闹时心中的悸动——那种一直被她忽视的——萌上一对新cp 时的内心的悸动。

——和他们一起住了三年都没发现自己在萌着苏叶苏这对我有罪,我对不起组织。苏沐橙泪流满面地在心里忏悔着。

——沐橙你别瞎站着快拍照啊你哥现在的表情可是千年难得一见啊。叶修十分后悔自己不用手机这个习惯。

——卧槽一不小心忘了小橙今天早放学让她看到了我的形象该毁了吧。苏沐秋心里一惊。还有叶修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

三人就这样相对无言……幸好苏沐橙决定回房间试图拼凑以下自己那破碎的世界观顺带放书包。

苏沐橙放下书包回过头,看见她刚毁过形象的好哥哥蹲在面朝下趴在地上的叶修旁边,白皙修长的手指在叶修身上东戳戳西戳戳。然后他一爪子拍在叶修腰上,把叶修拍的整个人抖了一下。

“哥你在干什么……”苏沐橙觉得自己看不下去了。先不说他们哗啦啦碎了一地的形象,照常理来说这种时候被人看见了之后,不是应该尴尬的冷一会场然后该干什么干什么才对的吗,为什么他们会越玩越疯啊!

 

“我在摸尸体,”在苏沐橙震惊着的时候苏沐秋这样回答道。听到这话的叶修动了动,从裤子口袋里摸了个烟盒丢到了地上。

苏沐秋捡起来一看,一个皱巴巴的中南海盒子,还是空的。

“我靠你个55 级BOSS 装什么新手村小怪,”苏沐秋的表情就像打本的时候明明攻略上写着至少会出一件紫装但是打完发现只拿到三件绿装一样,“敢不敢再爆多点东西出来!”

叶修面无表情地抬起头,吐出两个字:“不敢。”

 

 

此时此刻在旁边看了一路戏的苏沐橙决定要去荣耀论坛发个帖,题目就叫【818 我哥哥和他的好基友】。

 

01

场景切换得极快,不过一瞬眼前的画面就从充斥着快门声和粉丝的欢

呼的颁奖台转到小而昏暗的室内,叶修刚准备伸手接过联盟主席冯宪君

递来的冠军奖杯,下一秒就发现自己坐在一张硬得不能再硬的板凳上,

身体右倾靠着某人的肩。

换场景怎么都不读条……叶修在心里吐槽。他侧着头的角度刚刚可以

看到身处的小房间里的窗户——似乎还是惟一一个——外面有金黄色的

阳光洒进来,洋洋洒洒的铺在地上。

耳边响着敲击键盘的声音,那快而清晰的节奏他曾日复一日地听了三年,

现在正一点一点地从记忆深处钻出,带着一些原本以为早已忘记的古老

记忆。

夹在其中的是游戏的音效声,小到几乎无法分辨,仿佛是被人特意调

小了的声音还是从耳机里漏了出来,在安静的环境里显得特别清晰。

叶修抬头看了看屏幕,画面一上一下的,周围的景色飞逝,显然操作者

耍的一手好飞炮。

他侧头看向被自己靠着左肩的人。

那人的脸还带着些属于少年人的稚嫩和朝气,褐色的头发长过耳朵,有

几撮还搭在肩上,长期没有打理看起来却仍然是柔顺的,此时正被下午

的阳光镀上了一层金。他叼着一根未点燃的烟,两眼直视屏幕,嘴角勾

起一个漂亮的弧度。

——好久不见啊。叶修在心里笑道。

然后他把手搭在对方大腿上,掐了下去。

“靠————”

叶修已经有十年没见过苏沐秋了,不单只真人——他真人早就只剩下

骨头了——还有照片。当初苏沐秋死后,为他料理后事的叶修和苏沐橙

找遍了那家小小的出租屋都没找到一张有拍到苏沐秋的照片。

能用的只剩下苏沐秋身份证上的一寸证件照,可惜尺寸太小,一放大就全成了马赛克,所以二人果断的放弃了。

——其实真正的理由是拍证件照的人和全人类有仇,把一个清秀少年

愣是拍成了抠脚大汉。

最后还是苏沐橙急中生智把沐雨橙风的脸截图下来,那脸用的图片是

苏沐秋创建角色时她用电脑自带的摄像头偷拍的,拍完也没保存。

而那张截图里沐雨澄风的表情虽然在微笑,却带有系统一贯的呆滞。

于是现在,叶修一边欣赏着苏沐秋的侧脸,一边摸着他的大腿。

然后被苏沐秋一手肘顶到了地上。

 

02。

——你们是来搞笑的吗 by 苏沐橙

苏沐秋看着叶修。

苏沐秋居高临下地看着在地上打滚叶修。苏沐秋用鄙视的眼神居高临

下地看着在地上边打滚边喊着“牧师呢我觉得我还可以抢救一下”的叶

修。

然后他一脚踹了上去。

“要害攻击!”叶修抱着肚子缩成一团,“痛啊!有你这么害队友的

吗!玩忽职守啊牧师!”

“原来你是队友啊,”苏沐秋把沐雨橙风停回主城后转过身正面面对

叶修,接过他的话:“我还以为你是BOSS 呢。”

叶修骂了一句“靠”,抬头看向苏沐秋时却愣住了。

这时的苏沐秋翘着个二郎腿,右手倚在电脑桌上撑着脸,身下一张和

叶修坐着的那张一样的板凳硬是让他坐出了一种高贵冷艳的气息。

然后他勾起了一个妖媚的笑容——至少一脸呆愣地看着他的叶修是

这样认为的,薄唇轻启:“想我奶你?跪着求我啊。”

于是放学回到家的苏沐橙一进门就看到这样的场景:她哥哥嘴边带着

诡异的笑容翘着腿坐在板凳上,叶修一脸微妙的伏在他脚边,就像……

就像拜倒在了她哥哥的石榴裙,不对,七分裤下?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苏沐橙觉得自己十五年的世界观如同被散弹

击中一样瞬间支离破碎,一扇巨大而又近在咫尺的新大门在她面前缓缓

打开。

她回忆起了以前每次看见两人打闹时心中的悸动——那种一直被她

忽视的——萌上一对新cp 时的内心的悸动。

——和他们一起住了三年都没发现自己在萌着苏叶苏这对我有罪,我

对不起组织。苏沐橙泪流满面地在心里忏悔着。

——沐橙你别瞎站着快拍照啊你哥现在的表情可是千年难得一见啊。

叶修十分后悔自己不用手机这个习惯。

——卧槽一不小心忘了小橙今天早放学让她看到了我的形象该毁了

吧。苏沐秋心里一惊。还有叶修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

三人就这样相对无言……幸好苏沐橙决定回房间试图拼凑以下自己

那破碎的世界观顺带放书包。

苏沐橙放下书包回过头,看见她刚毁过形象的好哥哥蹲在面朝下趴在

地上的叶修旁边,白皙修长的手指在叶修身上东戳戳西戳戳。然后他一

爪子拍在叶修腰上,把叶修拍的整个人抖了一下。

“哥你在干什么……”苏沐橙觉得自己看不下去了。先不说他们哗

啦啦碎了一地的形象,照常理来说这种时候被人看见了之后,不是应该

尴尬的冷一会场然后该干什么干什么才对的吗,为什么他们会越玩越疯

啊!

“我在摸尸体,”在苏沐橙震惊着的时候苏沐秋这样回答道。听到这

话的叶修动了动,从裤子口袋里摸了个烟盒丢到了地上。

苏沐秋捡起来一看,一个皱巴巴的中南海盒子,还是空的。

“我靠你个55 级BOSS 装什么新手村小怪,”苏沐秋的表情就像打本

的时候明明攻略上写着至少会出一件紫装但是打完发现只拿到三件绿装

一样,“敢不敢再爆多点东西出来!”

叶修面无表情地抬起头,吐出两个字:“不敢。”

此时此刻在旁边看了一路戏的苏沐橙决定要去荣耀论坛发个帖,题目

就叫【818 我哥哥和他的好基友】。

 

03

让我们把时间稍微快进一下,来到第二天清晨。

这一天的苏沐秋起的特别早。

叶修惊醒的时候另外半边床已经凉了下来,他伸手摸不到应该睡在身边的苏沐秋,吓得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

清澈透明的阳光穿过小窗和窗外事的职业后碎成了一片片,洒在了昏暗的室内。苏沐秋裸着上身站在衣架前,白皙的皮肤在阳光的映衬下似乎闪着幽幽的白光。

春光乍泄。叶修看着苏沐秋的裸背,一下子出了神。

苏沐秋以回头就看到叶修那一脸失了魂的表情。他原本是想问问叶修知不知道他的衬衫放到哪里了,但现在好像要先把这家伙的魂给招回来。

要怎么做呢……苏沐秋困惑了一下,把脸凑到了叶修面前。

于是叶修就被吓到了。他身子后仰想避开苏沐秋,结果找不到平衡,整个人摔到了床上。而苏沐秋因为离叶修太近,被他绊了一下,也扑到了床上……的叶修身上。

可惜苏沐橙还没醒。

两人愣了半晌,在苏沐秋打喷嚏之前分开了。

 

 

 

“对了叶修,”他扯过被子披在身上,“你有看到我上次穿的那件衬衫吗?”

叶修撇了他一眼,说:“你有衬衫这种东西的吗?”

“没有的吗?”苏沐秋想了想,“那就……你有看到我上次穿的那件你的衬衫吗?”

“上次?”叶修有点迟疑,那个对于他来说相隔了十年的“上次”有点久远,——不过他还是反应过来了。“我靠那次你穿的是我的吗!!”

苏沐秋还给他一个“你现在才知道”的眼神。

理解了对方“你的就是我的”的理论的叶修认命的去找行李了——他真的一点都想不起来那个装满了他弟的衣服的行李箱被他塞到哪里去了。

 

 

 

这天是周末,苏沐橙调了八点的闹钟。

赖了一会床之后她不情不愿的爬起来,却发现客厅里那两个本应该等她叫起床的人正在互相帮着打领带。

——帮对方打领带和把领带在对方脖子上打个结。

“沐秋别闹,”叶修试图阻止用领带在他脖子上帮蝴蝶结的苏沐秋,未果。

苏沐橙举起了手机。从昨天她的世界观粉碎过一次之后她就把摄像放在了手机的快捷键上。

 

 

三人出门时已经过了十点,在这之前叶修用了将近一个小时意识到“今天要去嘉世签合同”这件事并且把家里的每一个角落都翻过之后表示自己没有身份证。

对此苏沐秋给了他一个鄙视的眼神和两根中指。

“没关系啦我明天回家拿,”叶修一脸不介意的摆摆手。对于他来说问题只是“拿户口本来办身份证还是直接拿弟弟的”而已。

 

 

 

 

 

先不说这个。

从离开家走上人行道开始,叶修心中一直有着不好的预感,旧时的记忆一遍一遍的在他脑海中浮现。

他曾经在这一天,在这条人行道上,失去了挚友。

那个现在在他身边笑着的人,可能下一秒就会被冲上人行道的私家车撞到,而自己却因为一步之遥的距离无法将他拉回。

叶修觉得自己现在的脸色几乎可以和韩文清媲美了。

他正在一步一步走向昔日的噩梦,可扭转未来的机率又会有多少呢。

姑且一试吧。抱着这样的念头,叶修快步追上苏沐秋,抓住他的手猛地往人行道内侧一拽。

身后蛇行而来的私家车铲上了人行道,碾过两人站过的地方。

叶修撞到了墙上,苏沐秋撞到了叶修。

在因撞击产生的耳鸣声中,他们隐约听到了苏沐橙的哭喊。

 

 

 

 

 

 

04

叶修觉得自己做了个梦。

梦中他回到了苏沐秋出车祸的那天,不顾一切的把苏沐秋从死神手中抢过,然后撞到了墙上两眼一黑。

这样的梦不是做过无数次了么。叶修在心里嘲笑着毫无新意的自己,

一睁眼却看见了万里无云的湛蓝天空。

梦啊。

……

 

梦吗?

怀里的人抬头看他,眼神中满是惊恐……和安心。

叶修笑着收紧了怀抱。

——如果在这一刻都没有醒来的话,就请让我永远活在这个梦里吧。

 

 

 

苏沐橙像盲头苍蝇一样找了半天,终于在快要绝望的时候,在墙边见到了抱成一团的某两人。

有那么一瞬间她想冲上去揪着那个正在亲她哥额头的混蛋的衣领狠狠地揍上两拳再吼一句“你们这对狗男男居然还在亲亲我我知道本小姐找了多久吗!!”

啊好像有什么不对。

 

 

苏沐橙眨了眨眼。那个刚才在亲她哥额头的混蛋正双手圈着她哥的腰, 头埋在她哥的肩上。而她哥摊在那混蛋身上,嘴唇一开一合在说着些什么。

未来的荣耀同人圈大手苏沐橙爆手速从包里摸出手机打开录像模式,镜头对准两人。

然后她看到叶修把他的唇贴到了苏沐秋的唇上,不到半秒便分开,扭过头摆出一脸“我什么都没干”的表情。

苏沐橙不知道自己是该去谴责叶修夺走了他哥的初吻,还是去大喊一声“苏叶苏党头顶青天!”

又或者是她应该去帮叶修把她哥拉起来,他们两个坐在那里这么久已经引来了不少围观的人了。

 

 

 

事实上不是苏沐秋不想起来,而是他的右脚扭到了,连动一动都觉得痛。

被叶修大力拉开的那一瞬,身边人群的惊呼、越来越近的引擎声都听不见了,只能听到自己脚踝发出的“喀拉”一声。

还有撞到墙上是叶修的身体发出的“叭——叽”一声。

 

 

“我觉得我受到了内伤,”叶修捂着苏沐秋的胸一脸痛苦地说。

“那你要不要回复活点啊,”苏沐秋移开那只一路摸到了他的腰上的手,“我还持续出血状态呢。”说罢他指了指自己的右脚。

叶修仔细端详了一下苏沐秋的脚踝。

他放开苏沐秋,一个风骚的走位蹲到了他右脚旁边。

叶修对苏沐秋的右脚使出了龙牙!

会心一击!

苏沐秋“嗷”一声本能的缩回脚,又因为拉到了筋“卧槽”一声直接躺尸。

看着地上脸色苍白的友人,又看到终于上线的苏沐橙正在向这边小跑来,叶修一脸遗憾的放弃了“去摸个尸体”这个想法。

“我先送你哥去医院,”叶修边抱起苏沐秋边对苏沐橙说,“沐橙帮我拦辆车。”

苏沐橙呆呆的点了点头,握在手里的手机给了她哥不知道是痛的还是的、异常苍白的脸色一个特写,又给了公主抱着她哥的叶修的背影一全身照。

是不是今天起床的方式错了啊,总觉得今天的叶修特帅啊。

 

 

 

 

 

 

05

“我觉得乖乖听你话去打车还在路边站了这么久的我真是个煞笔,”苏沐橙嘟着嘴坐在公交车站台里的长椅上,左手边是脚痛到整个人开始空的苏沐秋,右边是蹲在地上看蚂蚁的叶修。

H 市工作日的早上是不可能在一条不是主干道的路上打到车的,而不那么重要的原因是,叶修抱起苏沐秋后不到半分钟就宣布自己没蓝了。

 

“你引以为傲的续航能力呢!”被人狠心丢下只好抱着根电线杆的苏沐秋厉声谴责道。

最后还是由叶修把苏沐秋背到车站的长椅上坐着,苏沐橙打电话给陶轩让他来接人。

“我突然发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放空中的苏沐秋突然冒出这么一句,叶修一脸讶异的抬头回道:“你其实是沐橙她姐?”

“滚你丫的!”如果不是中间隔了个苏沐橙,苏沐秋简直想扑过去和他真人PK。

 

 

把那个纯情到被人调戏会脸红的叶修还来啊!这个下限被狗吃了的怪大叔是谁啊!苏沐秋在内心呐喊着,如同有万匹草泥马在心头飞奔而过。

这种感觉真要形容出来,大概就是“忽然由调戏者变为被调戏者后产生的心理落差”吧。

顺带一提啊,苏沐秋同志,那个“纯情到被人调戏会脸红的叶修”其实只是你三年前对他的第一印象而已。

面对苏沐秋的怒视,叶修呵呵一笑,从地上站起来一脸正经的接上他之前的话:“我知道你想说什么。”

“我们今天没吃早饭,”他说着,缓缓转过身,逆着阳光的身影显得异常高大,“不过陶轩来了,我们可以让他请午饭。”

此刻的苏沐秋直直的盯着叶修的背影,瞪大了眼睛,无数的字句在脑海中闪过,最终凝成了一句话被说出口:“叶修,你,特么的,装个毛逼啊。”

 

 

夹在二人中间的苏沐橙表示她不认识这两个从精神病院里跑出来的神经病。特别是某个姓叶的,自从她周五放学回家之后就OOC 得很厉害,

有种被人夺舍了的感觉。不过又意外的合适,就好像这家伙的本性就该如此。

……妈呀细思恐极。

 

 

与此同时,陶轩终于上线了。他迎着朝……正午的太阳,蹬着辆凤凰牌自行车,由地平线那端缓缓而来。

“啊,午饭,”叶修对着自己未来的老板感叹道。

苏沐秋狠狠的踢了他一脚,“不是说好了先去找治疗的吗!”

“怎么你坐在这里这么久红蓝还没满啊!”叶修故作惊讶了一下,一把抱起苏沐秋丢到了陶轩自行车的后座上。

陶轩连忙从车上下来。弄清楚路线之后,由叶修推着车,一行人便向市医院出发了。

看着身侧黑框眼镜白衬衫,一脸文青样的陶轩,叶修摸了摸自己还未虚胖的脸,在心里感叹了一句“岁月真是把杀猪刀”。

 

 

 

 

 

06

有关合同的讨论是在市医院旁边的一家M 记里进行的,叶修用自己当年中考政治98 分的水平在合同上纠了两个不合理的地方之后向陶隐晦地表示苏沐秋的脚伤了不能走,而他们现在很穷,没钱打车回家。

陶轩表示了解,帮他们给了车费之余还一人塞了一个超值午餐,最后拍着胸口表示等联盟开起来了他这个做老板的绝对不会亏待员工。

 

叶修在心里呵呵了一下。

 

 

下午的H 市不算塞车,三人很快就到了家。苏沐秋和叶修直奔电脑,开机刷卡一气呵成。

动作稍快一点的苏沐秋在登陆成功之后就“卧槽”了一声,探头过去看的叶修也“卧槽”了一声。

两人昨天下线在黑森林的边缘的一间猎人小屋里。他们对黑森林里的野图BOSS 森林精灵王爆出来的精灵石有需求,于是跑到这边来蹲点,还意外发现这间小屋旁游荡的小怪是最少的。

 

顺带一提,黑森林旁边有片草原,里面也有一只野图BOSS,对就是昨天苏沐秋单刷掉的那只。

从沐雨橙风的视角望去,那位让他们朝思暮想的森林精灵王陛下正骑着他的大角麋鹿在小屋的窗户外面晃来晃去,麋鹿还时不时好奇的向窗户里看进来,吓得苏沐秋连忙操纵着沐雨橙风躲到窗户下面的阴影里。荣耀的设定就有这么个好处,只要怪看不到你,就不会开怪。

叶修也操纵着一叶之秋蹲到沐雨橙风旁边,侧过头用纯真好奇的眼神看着苏沐秋。

“哦你别……”苏沐秋一脸被恶心到了的表情,“先蹲在这里等他逛到别的地方去吧,反正这地图没什么人会来。”

黑森林这地方离最近的主城有半个小时的路程,再加上树林里光线昏暗,野怪又多又会晕人,的确不是练级野餐,谈情说爱看风景的好地方。于是两人就在BOSS眼皮子底下挂着机,苏沐秋还把游戏切出去给苏沐橙看电视剧。

叶修让一叶之秋探出小半个脑袋,刚好可以瞄到窗户外面的情况。他盯着那双不断来来去去的大鹿角,突然开口道:“老苏,我跟你说件事。”

 

苏沐秋把椅子让给了苏沐橙,自己搬了张板凳坐在两人中间,笑着接上他的话:“你是说你的真实身份是藏剑山庄的小少爷叶凡?”

“那你不就是唐小婉?”叶修瞥了他一眼。

再次调戏不成反遭调戏的苏• 小婉• 沐秋累感不爱。

“我昨天下午做了个梦,”叶修自顾自的说着上一个话题,“我梦到你死了。”

“等等这发展略神……”苏沐秋吐槽道。刚刚他撇到叶修那试图试图绷着脸掩盖悲伤未果,结果整张脸都皱在了一起的超难看的表情。

 

我死了会让你这么悲伤吗原来。苏沐秋想。

 

叶修没接他的话,只是皱了皱眉缓和了一下表情,断断续续的把那十年里发生的事一五一十的都讲了一遍。

讲到后来连苏沐橙也关了电视剧转过来听了。

好不容易消化完这个长达十年的故事,苏沐秋一脸蛋疼的抬手掐了掐叶修的脸,收获叶修疑惑的眼神一个。

“我说啊,老叶你是不是被人盗号了啊。”

“……?”

再次收获叶修疑惑的眼神,苏沐秋继续说道,变声期略带沙哑的晴朗嗓音回荡在小小的出租屋里,“我所认识的叶修并不是如此多愁善感瞻前顾后的人啊。”

“这不一样……”叶修反驳到,但是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不就是害怕突然梦醒,然后发现苏沐秋还是挂掉很久躺在了南山公墓里吗。”

“这不像你啊,老叶。”

叶修听到苏沐秋的声音在微微颤抖,低头时看到他的神情认真又坚决,好像正在对自己、对叶修做出一个誓言。

“我还活着呢,”苏沐秋说,“最开始的时候我们不是说好要一起打荣耀的吗。在哪里打不是打,何况这里还有我。”

“……也是,”叶修勾起了笑容,揉了揉快僵掉的脸。

苏沐秋还在自己面前活蹦乱跳的,那他害怕个毛线。

“别想那么多啦说不定是重生了,”苏沐秋回到电脑前,刚才他从一叶之秋的视角里看到精灵王和他的麋鹿已经溜达到草原上了,“网上的小说不都是这样写的嘛。”

“我又没死怎么就重生了啊。“

“绝对是你仇恨拉太满,领奖的时候被人一水瓶子砸死的,”苏沐秋装模作样的叹了口气,“真是可怜,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07

大半夜的。

几天前一直说来不来的台风突然降临,刷刷刷的像倒水一样的暴雨给H 市带来了一丝清凉的同时也吵醒了熟睡中的苏沐秋。

他迷迷糊糊的张开眼,满脑子的“关窗户”和“给小橙加被子”,转了个身却看到某人正直勾勾的盯着他看。

那张熟悉的脸配上一点也不搭调的认真的表情,被从窗外时不时射入的车灯照亮了半边,另外半边隐藏在夜色朦胧之中。

不知道为什么苏沐秋觉得自己脸上有点烫。他推开叶修放在他腰上的手,跑去隔壁房给苏沐橙盖好被子,准备关窗户的时候被叶修拉回了床上。

意料外地没有摔在硬邦邦的床板上,苏沐秋从叶修身上滚下来,又被他抱在了怀里。

“这样多凉爽啊关什么窗……”叶修闭着眼嘟囔了一句。

他感觉到怀里的人翻了个身往自己怀里蹭了一下,半晌后传来一声闷闷的“睡觉"。

第二天被(加了太多被子)热醒的苏沐橙在看到汗流浃背还抱在一起不肯松手的两人之后狠狠的“卧槽”了一下。

 

 

心里高呼“世界的恶意”的不只苏沐橙一个人。

 

 

 

几个月后的联盟第一赛季开幕式前,一个怎么看怎么像抠脚大汉的青年走了过来,给叶修和苏沐秋一人递了一根树枝。然后他又给苏沐橙递了一个火机,说:“苏妹子,柴火都有了,你要为我们这些单身的主持公道把这两个晒恩爱的给烧了。”

叶修耸耸肩,随手把那根树枝插到了腰带上。“我说老魏啊,你怎么不用自己的照片给索克萨尔当脸呢,”他叼着烟笑着对青年开嘲讽,“要

是这样你根本不用打了,一开场把兜帽一掀,脸往对手镜头下一凑,对面就直接GG 了。”

“滚你丫的一叶之秋,那是我的照片!”魏琛骂了一句,叶修接道:“谁帮你P 的啊P 图技术这么好。”

“老夫不和你们这些小屁孩玩,”魏琛摆摆手,“我回蓝雨那边。”

 

 

叶修和苏沐秋决定去找一下嘉世的休息室在哪里,于是两人裤腰带上别着根树枝,身后跟着手里把玩着一个打火机的苏沐橙,在叶修装作不认识路的带领下,愣是把所有战队的休息室全逛了一遍。

然后叶修接到了陶轩的电话——用的苏沐秋的手机,在陶轩问“是不是不认识路”的时候给了肯定的答复。

“那你们在大堂等着,我让老吴去接你们,”陶轩如是说。

三人连忙跑回去大堂坐在沙发上装出一副一直坐在这里的样子,没等他们喘过气,一个穿着白衬衫西装裤,脸上带着一副细框眼镜的青年走了过来。

“为什么这么有精英气息的人会来打游戏啊……”苏沐橙吐槽道。

“你看老韩,连那么有犯罪气息的人也来打游戏了,老吴也不算奇怪。”叶修说。

吴雪峰见了他们也没多说什么,互相做了个自我介绍就往嘉世的休息室走去。

离开幕式开始还有一段时间,三人在休息室待了一会认齐了所有人之后之后决定出去走走。

“……等到第三赛季整个联盟会大换血,”叶修一边走一边仗着自己有外挂,给苏沐秋科普联盟未来,“再晚点第一赛季上来的就剩我们和老韩了。”苏沐秋赞同的点头——他也看得出来第一赛季就加入的选手年龄有有点大,像吴雪峰这样的大学毕业或者在读的不在少数……当然很多人只是年龄吻合。

“不过第三赛季有趣的人很多,”叶修转了个话题,“你看像是老魏家那话痨,后来搭了一个手残,还有秀秀接手了风城烟雨,哦还有我们家沐橙……”讲到这里叶修顿了一下,他不是很确定苏沐秋这妹控会不会让自己妹妹进联盟。

看到面前一大一小都用紧张的表情看着自己,苏沐秋叹了口气说:“如果小橙想的话也不是不行啦,不过要好好的读完高中哦。”

苏沐橙欢呼了一下:“那我是不是就不用高考了!”

“对啊不用像这傻逼一样考了试又没去读。”苏沐秋说完指了指考完中考第二天离家出走的叶修。

“对了叶修啊,那我们……不对你是不是还是会被人逼到退役啊,”三人沉默了半晌之后苏沐秋问道,“既然我还在那你也……”

“不知道诶这个,不过等冠军拿够了我们自己组个战队吧,”叶修说,“用君莫笑和秋木苏。”

08

关于在不在公开场合露面这个问题,叶修还是选择了否。

主要原因是他还是没搞到自己的身份证。

可是他又不想放苏沐秋自己一个人在台上,于是他想了个折衷的办法。

他去后台导播室抢了人家一个麦。

 

 

 

其实苏沐秋有问过叶修为什么打死都不肯用真名,叶修这样回答道:“全国有七百四十三个叶秋,而叶修只有五十二个,怎么说还是他的名字大众一点吧!“

“……你不觉得在天朝十三亿人民之中你们两个是半斤八两吗。”

叶修扭头,“反正就是先别用真名就对了,也不露脸了。”

“你真不怕联盟主席宰了你……”苏沐秋感叹,“真不知道你上辈子是怎样活下来的。”

 

 

 

回到这边。

在主持人介绍完苏沐秋之后,一个慵懒至极,低沉又沙哑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怎么不介绍我呢,不厚道啊。”

“你特么谁啊……”苏沐秋向天花板翻了个白眼,“不知道还以为联盟主机被黑了呢。”

说完他又看了看旁边被吓傻了的主持人,要笑不笑的补了一句:“你看人主持被你吓到了等下联盟要你陪呢。”

听到叶修的天外之音,又让导播普及了一下剧情之后,主持人愣了好久问道:“这位……叶秋大神为什么不露面?”

“因为我得了一种一旦露面就会死的病呀。”叶修用卖萌的嗓音说。

“其实他不露面是因为他露不了面,”苏沐秋接过主持人递过来的话筒,用一种很悲伤的语气说,“他……已经死了,现在只是一个依附在一叶之秋帐号卡上的幽灵罢了。”

四周一片沉默。

主持人眼神死的望着天。

 

“……别随便给我加奇怪的设定啊,”叶修无奈的声音从音箱里传出来,“还有那边的主持人你也太不尽责了吧,这时候应该不顾一切的把话题拉回才对啊!装什么尸体!”

是谁吧话题拉开的啊!主持人在内心默默地吐槽了一句,翻开手里拽着的小抄看了看,问:“那么……请两位介绍一下自己在游戏里的ID和在哪个区吧。”

“一叶之秋,第一区。”

“沐雨橙风,第一区,不过之前用的号是秋木苏。”

两人话音未落,观众席上传来了一句“烧死一叶之秋和秋木苏这对狗男男!”,瞬间便有多人附和,渐渐变成了所有观众一起大喊。

 

“……真是人怕出名猪怕壮,真不知道这里面有多少人被我们抢过BOSS,”叶修叹了口气。

“这时候要说什么啊,‘谢谢大家我们在一起了’……这样?”苏沐秋也跟着叹气。

等了半晌观众们终于冷静了下来,主持人擦了把冷汗把刚才没说完的问题:“两位在游戏里还有别的号吗?”

“有啊,”苏沐秋接话,“我有二十四职业各一个,还有快速代练一十,高速代练一到十,极速代练一到十……之类的。”

“那叶秋大神呢?”主持人又问。

“他的小号就是我的小号。”叶修秒答。

 

 

好不容易把所有选手都介绍完了,主持人表示心好累。

 

先不说嘉世那两个从上台一路贫到下台的,光是霸图队长那脸就足够让他惊恐一天了。

 

然后到了角色展示的时间。

 

十年前全息投影还没弄出来,所以这次的节目是在大屏幕上投影出来的。

每个角色在空地上走一圈,放两个帅气的技能或者是做几个高难度的动作,然后跑到远处一个战队站一排。

一叶之秋和沐雨橙风是唯一的两个角色一起上台的。两个角色捏得不错,身上的装备——特别是那两件银装武器很帅,两人配合做出来的动作也很帅。

在最后,一叶之秋向沐雨橙风下跪,手中黑红的却邪变成了一束花。

这时大家的心情都是一样的。

 

“烧死一叶之秋和秋木苏这对狗男男!”

 

 

 

 

09

时间跳到第一赛季的决赛。

“荣耀”两个大字在还站立着的沐雨橙风头顶弹出。

直到叶修敲着玻璃室的门喊着苏沐秋的名字,苏沐秋才从刚才的比赛中回过神来。

“我还以为你感动的哭了呢,”叶修一手撑着门框,一手把苏沐秋从座位上拉起来,“走,哥带你去庆祝一下,我记得这附近有条小吃街的。”

“现在不是应该上台说感想吗?”苏沐秋问。

叶修给了他一个鄙视的眼神,”哥打了七年赢了这么多场都没上过台,联盟也没把我怎么样,”他抓住苏沐秋的手——指骨修长,指腹上有着薄薄的茧,指甲修剪整齐——还是他帮忙剪的,而签约之后总有人请他们吃饭,手上终于长了点肉,触感变得柔软,不像是他们刚刚相遇的时候那样,皮包骨头瘦的像根树枝。

“靠你还摸,信不信我告你耍流氓,”苏沐秋捏了一把叶修的爪子,换来被叶修用另一只爪子摸了腰:”你都快是哥的人了摸两把算什么……”

 

突然间四周一片沉默。

 

 

叶修别开脸不去看苏沐秋疑惑的表情,干笑了几声扯着他往外走去。那条“叶秋专用秘密通道”和记忆中一样,静悄悄,漆黑一片,苏沐秋的注意力很快从“为什么我是你的人”这个问题上转移了。

“场馆里竟然还有这种地方……”苏沐秋好奇的左顾右盼,可惜周围唯一的亮光只有叶修叼着的烟的火光。“诶叶修,我们不是去庆祝吗干嘛不喊上其他人?”

“不急不急,”叶修停了下来,随手掐灭了烟蒂,“我有点话想和说。”

唯一的光源没了。

一片黑暗。

 

 

苏沐秋有点紧张。刚才他甩开了叶修的手,现在只能呆呆的立在原地,就像站立在悬崖边上,只要踏出一步就会坠入深渊。

“叶……修?”苏沐秋听到自己的声音有点颤抖。

 

没有回应。

 

这下苏沐秋真的慌了。当初游戏里被几个工会的人追杀他都没有这么慌过。可是他也说不出自己到底在怕什么,无边的黑暗仿佛要将他吞噬殆尽,而他只能挥舞着双手,小心翼翼的向前迈步。

 

直到他的手被抓住,被扯入了一个带着烟味的怀抱。

 

“那什么……”叶修的声音有点无奈,他抱住了苏沐秋才发现自己比他矮了半个头。

 

——说好的“苏沐秋害怕的全身颤抖把头埋在他怀里”呢?!现在他把头埋在苏沐秋怀里还差不多。

 

忽然被人抱紧的苏沐秋把头搁到了叶修的肩膀上,蹭了蹭。

他被叶修拉住之后安全感也回来了,还发现自己比叶修高了半个头,于是顺手回抱住叶修,一手摸腰一手把对方的头往自己胸口按。“害怕了?”没了心理负担之后本能的对叶修说起了垃圾话,“来来来哥借你个肩膀哭去。”

“滚啊……气氛都没了,”叶修笑。

“我们俩在一起能有什么气氛,”苏沐秋也笑,“诶把你的打火机拿出来给个光。”

“我没烟啦,要不要给你点个蜡。”

“……说正事吧,”又是一阵沉默之后苏沐秋开口。

“气氛都没了还告什么白……”叶修换了个姿势,整个人挂在了苏沐秋身上,“苏大爷我喜欢你呀,从了我好不好。”

黑暗中苏沐秋翻了个白眼,“不如你从了我。”

“……喂喂……我这可不是垃圾话。”

“我也不是。”


May
11
2014
 
评论
热度(3)
© 伊文啾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