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放些文…

 

[喻黄喻无差]Once upon a time

首先,这是给我亲爱的基友 @_____此地无银三百两 的生日贺文,她的生日大概是10.21左右。

其次,这篇大概可以称之为片段灭文。

最后,不要问我设定。



01

 "你就是喻文州吗!果然人如其名大侠真是一表人才玉树临风一眼看过去就知道是个壕……不对我在说什么啊哈哈哈哈……"黄少天缓了口气,"我在大厅看到你的委托就想来试试入不入得了金主的眼啦!本剑圣可是江湖行走二十七年难逢敌手人挡杀人佛挡杀佛叶不修挡打叶不修嘿嘿嘿冰雨在手天下我有!" 
 他的委托人趁他停下来的空隙见缝插针的递水:“我知道你。妖刀剑圣的威名即使远在精灵之森也略有耳闻。” 
 “真的吗原来你是精灵啊怪不得那么帅,”重点不对的黄少天又嘿嘿嘿的笑起来。 
 像是被他的笑容感染了一样,喻文州也笑了起来。不同于黄少天的开朗,喻文州的笑容含蓄而温和,带着些许精灵特有的疏离,却让人(特指黄少天)移不开视线。 
 两人傻笑着对望。 

 周围突然安静了下来,连会客室外公会大厅里的嘈杂也变得十分遥远。
 喻文州不自然的动了动长耳朵,试图转移黄少天的注意:“其实我是个半精灵……”
 “也帅!”黄少天秒接。 事实证明长生种的颜值天赋加成真真不是说笑的,即使喻文州只有一半的血统也不例外——喻文州的五官无论拆开拼起来都是只有中上水平,放在别人脸上很可能会变成混在人群中就不见了的大众脸。
 ——但是!放在喻文州脸上怎么这么好看!笑起来怎么能这么好看!黄少天一边内心刷屏一边看着在前台办手续的喻文州走神。——天啦噜前台妹子给他打三折!上次本少去也只有五折而已! 喻文州一回头就看见黄少天表情狰狞眼神放空的看着他,而他耳边充斥着私聊的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
 “是不是没有人跟你用过通讯贝的私聊模式?”喻文州语重心长的拍着黄少天的肩膀说,“没关系的我能理解。”
 黄少天愣了愣,随即一脸高冷的走远了。 ——还挺有趣的啊这个新同伴。喻文州跟在他后面,秉着了解一下对方的心态把那些滴滴滴滴滴滴滴滴一条一条点开来听。

 在通讯贝发出“内存已满”的警告之前,喻文州满脸追悔莫及的关上了通讯贝。

02
 ——似乎每一个西幻设定的冒险故事里,主角总会有一个出来游历的精灵弓箭手作为同伴。这个精灵至少会符合下面三个条件中的两个 :多金、博识、长得帅,有的还很温柔。 
 “可惜我是个法师,”喻文州探过头去看黄少天的手里的书,刚好看到了这句话,“而且只是个半精灵。” 
 “可是你多金博识长得帅又温柔啊!这个角色简直就是为你而设的嘛!”黄少天把手里的《冒险者指南——论同伴的分类》翻了一页。 现在主角和他的多金博识长得帅又温柔的半精灵同伴坐在去往G市的陆行鸟车里,脑内回荡着候车室里无限循环播放的“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的背景音乐。从他们上车的城市到G市有两天半的鸟程,他们昨晚上的车,现在是第二天的清晨。 
 黄少天已经擦完他的冰雨看完从候车室顺来的杂志(《冒险者指南——论同伴的分类》)了,喻文州还在理他的法术位。 
 “……文州啊你还好吗每天都要用几个小时来挑法术挑好了还不一定有用然后一觉起来又要再挑一遍不觉得人生灰暗一点意义都没有吗!”黄少天对捧着一本两块板砖厚的法术书在翻的喻文州报以深切慰问。 
 喻文州抬头看了黄少天一眼,给他扔了一个沉默,又给自己上了一个驱散。 作为一个活了百来年的半精灵,喻文州的法术储备高达四位数。但是他的天赋限制他只能有三十二个法术位——哦现在只剩下三十个能够自由支配了,遇见黄少天之后沉默和驱散就成了他的常备法术。所以要从四位数的法术储备中挑出三十来个应该有用的来准备真是十分的折磨人。 喻文州哗哗哗的翻书,默背着挑选出来的法术的同时还有功夫在心里读秒,在黄少天身上的沉默结束之前再补上一个。 
 黄少天一脸哀怨的给喻文州发滴滴滴滴滴滴滴滴的通讯贝私聊。 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 
 喻文州黑着脸,耗尽了毕生的忍耐力才忍住没有给黄少天开死亡之门。 
 

 未来的某一段时间里,黄少天每每回忆起自己在旅程中作的这些死,都恨不得转职做法师然后给喻文州来上一打失忆。03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转眼间两人成为同伴开始旅行已经三个月了,喻文州的历练之旅沿着小半条海岸线从S城走到G市,身为G市本地人的黄少天自告奋勇要给他当导游。第一站是位于市南的美食城,两人胡吃海喝了一天之后黄少天宣布,第二站是位于市北郊区的蓝雨佣兵团总部。
 “文州啊你要理解一个离家多年……多月的游子对自己的床的思念啊我已经阔别我的床半年多啦我对它的思念简直比白云山还高比珠江水还深……”黄少天在喻文州“呵呵”的眼神中为自己辩解,”难道你就不思念你的床吗不一想到它就热泪盈眶吗!”
 喻文州心想我的床又不在蓝雨总部。他又呵呵了一下:“精灵是睡在树上的。”
 “哦那你不思念你的树吗!”黄少天说。03.5
敬爱的老师:
 展信佳。
 近来我跟随您当年的足迹来到了G市。同行人黄少天是一个十分[这里划掉了一行字]活泼的年轻人类,他常年在大陆上游历,对大陆各地的文化风俗十分了解,在他的讲述下我觉得被打开了很多新大门。
 黄少天带我在蓝雨总部住下了,这里的人们都很友好,饭堂也很好吃。我似乎看到了您一直供在床头的那位,是蓝雨的团长。
 盼望您的来信。
                                                                        您的学生,爱您的喻文州
 另:我有点思念我的树,请随您的回信寄来,感谢。04
 事情的进展好像有点太快了。黄少天想。
 喻文州在黄少天心中的备注由“雇主”转变为“喜欢的人”只用了三个多月。在这一百多个日夜里,他们一路南下,烧过虫巢,进过龙穴,试过把自己染成黑的摸进卓尔们的地下城玩结果被追杀出来,也到过大陆的边缘,看满天的星光坠入荆棘海。
 他们从一开始就跳过了互相熟悉这个过程,直接进入“失散多年的挚友再次聚头”的相处模式,默契得一个眼神就能明白彼此。
 ——可是还是没有亲密到什么都能说的地步啊啊啊!黄少天痛苦的蹂躏他的被子。G市的十月虽然凉爽但也还是有点热,黄少天卷着空调被像一条半死不活的鱼一样在床上翻滚。

 要是平时剑圣大大遇上让他烦的睡不着觉的事情绝对是要大喊大叫把全蓝雨的人都吵醒、才会舒坦的,但现在他不能,因为喻文州就在他的窗子外面。

 ……喻文州托他老师空运过来的那棵树上的睡着喻文州的丫杈正对着黄少天的窗子,被G市雨水滋润了的树枝疯长,那根丫杈也跟着把嫩芽伸到了黄少天的窗户里。喻文州发现了之后说过要剪了它,黄少天舍不得,愣是打着哈哈把这件事混了过去。

 现在树枝都伸到床头了,黄少天每天醒来摸摸嫩绿的叶子嘿嘿的傻笑。

 黄少天喜欢喻文州,这是他难得埋在心底不愿意拿出来炫耀但是全蓝雨都知道了的小秘密。

05

 喻文州朝黄少天脸上拍了个驱散:“少天,你最近怎么一直在发呆?”

 黄少天被法术直直的打到脸上的酸爽吓了一跳,冰雨都拔出来一半了才看见喻文州放大的笑脸。他干笑着把冰雨插回剑鞘,以“我去打个猎”为由向树林飞奔而去。

 从河边打水回来的徐景熙:“……黄少就这样丢下我们两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法系跑啦?”

 喻文州目光深沉的叹气。

 直到两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法系烧好了水煮好了汤甚至喝完了黄少天还没有回来。

 蓝雨的大奶默默地为他祈祷了一下,凑到喻文州身边:“文州啊 ,你是不是和黄少闹矛盾了呀,”徐景熙咬着喻文州给他的虾饺,摆出一副知心姐姐的表情,“你要知道蓝雨的大家都很关系你们……咳,进展如何。”

 自从半年前喻文州加入蓝雨,没有谁不知道他和黄少天好得像一个人一样。广大群众连CP……组合名都给他们想好了,就等他们什么时候去登记(搭档)之后光明正大的卖安利。

 喻文州又叹了口气。

 良久的停顿,久到徐景熙都要以为喻文州正在含蓄的表达他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了,喻文州才开口,用轻得快要化在空中的声音说:”我不知道。……我知道他是喜欢我的,但是我不知道怎么回应……“

 

 黄少天对喻文州的暗恋在蓝雨里简直人尽皆知——只有他自己以为他在暗恋。每次喻文州对上黄少天凝视着他的双眼,里面汹涌澎湃的情意都会让他沉醉,然后慌张的移开视线。

 喻文州觉得,还没明确内心的自己是没有办法回应黄少天的,贸然回应是对那样深重的感情的辜负。

“你到底在多愁善感些什么啊整篇文的文风都被你带歪了!你那半边的精灵血统没有告诉你怎么谈恋爱吗!”徐景熙恨铁不成钢的拍着喻文州的大腿,“我还以为你有什么爱恨情仇种族矛盾你师父和我们团长是姘头之类的深层原因,结果!简直脱裤看这!你对得起苦苦暗恋你大半年的黄少吗!”

 喻文州深沉的看了他一眼,把从蓝雨食堂打包出来的小点心收了起来。

 但无论如何,喻文州终于下定决心要去回应黄少天了,真是可喜可贺。

 

06

 要想明白自己的心意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

 但是想明白了以后,你会发现要如何向对方表明心意是一件更加困难的事情。

 

 “你直接跟他说不就好了嘛,“景熙·知心姐姐·徐说,”黄少不会介意这种小事情的。”

 “会不会太随便了啊,”喻文州犹豫。

 “……或者你可以试试十里红妆迎娶他。”

 “……”

07

 现在时间跳到黄少天和喻文州的蜜月之旅(暂定)。两人在蓝雨众人的祝福(“烧烧烧!”)下出发了,沿着来时的路一路向北,再深入内陆。

 然后有一天扎营的时候,喻文州一脸严肃的喊住黄少天:“少天,我有话要跟你说。”

 黄少天正襟危坐。

 “……那什么,”喻文州抖了抖长耳朵,不自然的避开了黄少天的视线,“我知道你喜欢我。”

黄少天一脸“我们中出了个叛徒”的大声嚷嚷:“那群家伙怎么能够随便说人是非呢我这么纯洁的一个人怎么会对我的好搭档有非分之想——”

 喻文州往他脸上拍了个沉默。

 

 “我知道你喜欢我,”喻文州酝酿了一下感情,把长耳朵上的红晕也酝酿出来了,“我想了很久,然后发现,其实我也你。”

 黄少天盯着喻文州看了很久,然后站起来。绕着喻文州开始做布朗运动。

 黄少天和喻文州继续他们的蜜月之旅。

08

 半个月后,留守蓝雨总部的大家收到了一块记录水晶。

 “嘿嘿嘿嘿嘿嘿谢谢大家我和文州在一起了!”;水晶里的黄少天只闻其声不见其人,“本少苦恋一年多终于拨云见月顺利脱团,你们这些FFF团的就搭好柴火等我和文州蜜月归来吧哈哈哈哈——文州?不不不我什么都没在干就是给郑轩他们寄个信而已……”

 “为什么黄少会一直觉得他在暗恋?”有人问。

 


December
31
2014
 
评论
热度(3)
© 伊文啾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