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放些文…

 

【夜索/魔戒AU】不如归去(上)

 *来不及写完,但是明天就是喻队生日了……所以就发上来了。其实想写的地方全在下里面。

 *请不要把性格代入黄喻二人,因为你会发现这样OOC得更厉害了。

 *不要轻易相信文中提到的相关历史。

 *我想写大王的烤肉party!!!!!!!!!!!!





   再次路过瑞文戴尔时,夜雨声烦接受了那位好心的领主的热情邀请,在瑞文戴尔住了下来稍作休息。作为回报他把旅行中的一部分收获送给了那位领主。

   “我想密林的国王会比我更乐意接受这些珠宝的,”埃尔隆德笑着说。但他并没有拒绝这些显然是从食人妖的洞穴挖出来的战利品——或许是他身后怀抱账本的林迪尔目光过于热切了。*   

夜雨声烦被埃尔隆德安排在一个有宽大露台的房间,从露台可以看到瑞文戴尔的某一片带长椅的空地,有一条石板小路从空地边缘的山毛榉树丛中延伸出来。

   埃尔隆德和他寒暄了一会儿就离开了,他还有很多事务要处理。夜雨声烦沐浴后便倒在床上沉沉睡去。
   他一夜无梦的睡到第二天清晨,被一阵歌声唤醒。被用一种古老的语言唱出的歌曲带着眷恋和哀伤,让夜雨声烦不自觉地从温暖舒适的被窝中爬出,走向露台想要一探究竟。可惜歌声在他踏上露台边缘时戛然而止。片刻后一个清冷的声音带着歉意问:“抱歉,是我吵醒您了吗?我并不知道这里有埃尔隆德的客人。”
   露台外的空地上站着一个有着褐色长发的精灵。他穿着一件深蓝色的长袍,披着银色的披风;他头上戴着一顶银色的额冠。清晨的阳光洒在他身上,夜雨声烦看见他长袍上有银色的宝石闪着光。
   “不,您的歌声并未打扰我的睡眠,”夜雨声烦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用这么绕口的方式说话——也许是他本能的不想在这个精灵面前表现得太过轻浮,“事实上,能在如此美好的歌声中醒来是我的荣幸呀。”
    精灵被他的话逗笑了。”感谢你的夸奖。如果您不嫌弃,我可以陪您欣赏一下瑞文戴尔的风景权当赔罪,我对这里的了解并不比领主大人少呢。”

    夜雨声烦立刻答应了。他请精灵稍等一下,自己转身冲回房间洗漱。    

   精灵名叫索克萨尔,他告诉夜雨声烦他从幽暗密林来,为埃尔隆德领主带来国王的口信。

    “不过我认为啊,陛下是察觉到我的旧伤又复发了才让我来瑞文戴尔的,”精灵走在白色的石板路上,用带着笑意的语气和与他比肩走着的人类说,“几千年了,他表达关心的方式还是这么别扭。”
    夜雨声烦难得安静的倾听别人讲话——一般来讲,他都是说话的一方,不管有没有人在听。
    “我活得太久啦,自从那次战役之后,黑暗开始侵袭大绿林——把它变成了幽暗密林,我也会像个年老的人类一样喜欢回忆从前了,”索克萨尔叹了口气,拉着夜雨声烦在一个凉亭里坐下,”你房间外的那一小片山毛榉总让我想起从前的大绿林,我们在高大的橡树和山毛榉下唱歌,举行宴会——不用刻意去打猎也能铺开丰盛的宴席,连森林都会和我们一起庆祝……现在的幽暗密林病了,连国王的呼唤都无法回应了……“
    精灵低下头,绞着手指陷入了悲痛。夜雨声烦拍了拍他的手臂,给抬头看他的精灵一个笑容:“黑暗总会散去的,我的朋友。”然后他用他自己的方式——只用永生的精灵才会觉得把它听完不是虚度光阴的长篇大论——表达了对幽暗密林不辛遭遇的同情,并且分享了他的旅途。
    最后他说:“我在到达瑞文戴尔前有一个发现,我本来不应该让这个发现来困扰你的内心,但是我不得不说。我在迷雾山脉上发现了半兽人活动的痕迹,他们穿着粗制滥造的盔甲,朝着某一个方向进军;山洞有时会出现若隐若现的火光。这是否意味着什么?”
    这当然意味着什么。索克萨尔皱起眉头。他和夜雨声烦一起在瑞文戴尔的书房找到了正在阅读的埃尔隆德。
    埃尔隆德欢迎了他们的到来,他请两人坐下,给他们倒了酒: “我的朋友,是什么让你们如此焦急?”
    索克萨尔拢了拢披散在身后的长发,抿了一口酒:“夜雨声烦和我分享了他在旅途中的见闻,他的发现令人忧心。魔苟斯的爪牙活动频繁,我害怕两千年前的灾难会重演。”
    “盘踞在幽暗密林的阴影仍未散去,森林中仍然居住着不请自来的敌人,我们不应该掉以轻心。”他用披风包裹住自己,深深地低下头。从最后联盟之战之后,魔苟斯的阴影就一直在幽暗密林盘旋不去,这让他日复一日的焦虑起来。
    褐发的辛达精灵*陷入了自己的梦魇中无法自拔,埃尔隆德不得不用维奥雅*让他平静下来。
    “我的朋友,请你不要再担忧这些事情了,我们都有所警惕,”埃尔隆德安慰他说,“那位国王把你送来这里,可不是让你继续郁郁寡欢的。”夜雨声烦也轻拍他的背作为安抚。

    索克萨尔终于放弃了继续折磨他的披风。他换了个舒服点的坐姿,对埃尔隆德说:“你说得对。我不能总想着那时候的事情……让我在你这里好好放松一下吧。”   

   之后的一两个星期,索克萨尔静下心来在瑞文戴尔养伤。他把大部分的时间用在了唱歌和与夜雨声烦聊天上——这个人类有着令人赞叹的渊博见闻,他几乎踏足过中土的每一片土地。

    索克萨尔因为他的伤势时常复发,无法亲自旅行,因此他十分乐意听夜雨声烦滔滔不绝的讲述他旅行中的见闻——像是矮人的矿坑,食人妖肮脏的地底城堡,还有各样的人类王国……“我没有去过的地方大概只有两个,”夜雨声烦对他说,“一个是魔多,另一个就是幽暗密林。我听说幽暗密林的王拒绝一切外人进入他的国土。”
    “是的,幽暗密林的精灵淳朴善良,但是不会对陌生人友好,”索克萨尔温和的笑着,丝毫没有觉得夜雨声烦的话里有冒犯的地方。他摘下左手的一个戒指放在夜雨声烦手里:“不过幽暗密林永远不会拒绝它的朋友。”
    “若黑暗消散,幽暗密林恢复它本来的生机之后,你还在的话,也欢迎随时来作客。”精灵的眼中闪着光,一脸神往:“即便是最优美的诗也无法描述大绿林的美丽。”
    夜雨声烦把戒指郑重的收进口袋:“我相信那个日子很快就会到来。”
    
    “我想我不得不离开了,”某一天,索克萨尔说,“瑞文戴尔让我身心舒畅,但惟有密林的土地能平复我内心的不安。”
    埃尔隆德盯着他仔细看了一会,直到确定他的旧伤已经稳定下来了。“我无法也不会阻止你回到家乡,我的朋友。但请不要勉强自己,因为你的伤势还是不太乐观。”
    索克萨尔点头表示了解。
    埃尔隆德又向同是来道别的夜雨声烦说:“游侠先生,我可以请求你护送我们的朋友回家吗?他的伤不允许他发生激烈的战斗,但是危险不可避免。”
    “乐意之极,”夜雨声烦回答道,“和朋友一起开始旅程总是然人期待的。”    于是两人带着埃尔隆德赠与的补给开始了前往密林的旅行。安全起见,夜雨声烦挑了一条虽然绕了圈子但是避开了大多数危险——像是岩石巨人、食人妖或半兽人的洞穴——的路,但是即便如此他们还是遇到了一小支半兽人军队。
    “黑暗开始蔓延了……”索克萨尔忧心忡忡的低声说道,他让一只小鸟把这个消息带到瑞文戴尔。他和夜雨声烦裹着精灵特制的隐匿斗篷躲在树后,半兽人的军队就在他们面前经过,破旧的盔甲碰撞后发出刺耳的响声。
    夜雨声烦揽住他半个身子,又拍了拍他的背——在两人越发亲密的相处中,他已经习惯用这种方式来安抚他是不是会陷入焦虑的精灵朋友了。而与夜雨声烦的肢体接触的确有助于索克萨尔平复心情。    




   *1、林迪尔和账本:向《人人都是ET党》致敬。

    2、褐发的辛达精灵:好像说辛达精灵都是深色头发的。大王的确是辛达精灵。

    3、维奥雅:风之戒。


*索克萨尔是大王的同族,和欧罗非一起迁徙到大绿林并且定居。他的伤是在最后同盟之战留下的。

*夜雨声烦家族有精灵血统,命比较长。类似于人皇。

February
09
2015
 
评论(1)
热度(14)
© 伊文啾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