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放些文…

 

【刀剑乱舞/安清】UNO★内番之战!

*脑洞来自  【刀剑乱舞】清光和安定的惩罚游戏【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989160/】   


*其实就是一个内番摸鱼打uno的故事,顺便我写这个的时候才第一次知道uno可以两个人打……想象了一下,简直是厮杀((


*妈呀为什么lft又吃我排版????吓gay(




1
   “来吗?”加州清光喊住刚远征回来的大和守安定。
     大和守挥手让短刀们先走,转过身看向加州。“好啊,我先去换个衣服。”

  “今天主上从现世带回来一副新的牌哦,”加州跟着大和守进了房间,炫耀一般地晃了晃手中的一个彩色的盒子,“这次我一定会吊打你!”
    大和守一边把袖子束起来一边摇头:“你每次都这样说,有哪次实现过?”
   “以前的牌都一起打过这么多次了嘛,我们都摸清了对方的套路啦,”加州不满地反驳,“这次可是新牌!”
   “……是吗,”像是想到了什么,大和守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既然是这样,那如果我第一局就赢了你,我要求新的惩罚内容哦。”
   “为什么啊!”
  “主上这么喜欢你,肯定先给你开过小灶,那第一次玩的我不就吃亏了嘛。”大和守摊手。

   

   两个人拌着嘴一前一后进了后院,在一棵树下席地而坐。
 “先讲讲游戏规则?”大和守问。

     加州从盒子里抽出一张纸递给他:“自己看说明书哦。既然你要换惩罚,我才不要给你讲规则。”
    大和守耸耸肩,姑且算是接受了对方的这个决定。


   “清光,我让你先手,你输了的话除了内番再加额外的惩罚怎么样?”翻着说明书,大和守突然抬头问道。
    正在花样洗牌的加州被他的话吓了一跳,险些拢不住手中的牌。“怎么,对自己这么有信心?”他嘲讽地朝大和守勾起嘴角,“真的不怕被我吊打?”
  “谁吊打谁还说不定呢,”大和守也笑起来,那是,“发牌吧清光,这牌感觉能打很久呢。”
  

     加州清光心里底莫名地一颤。


      开局十分平稳。两人作为内番摸鱼打牌的好牌友,的确摸清了对方的套路。而且打了这么久、打过这么多类型的牌,即使打着的是一种全新的牌型,他们也在几回合之后摸到了门路,开始揣测对方的想法了。


   “draw two,”加州扔下一张黄色的加二,撑起脸笑着催促大和守,“到你啦,安定,你还要想多久?”
    大和守皱着眉看自己的手牌,“不要催嘛,”他犹豫了很久,最终还是叹了口气,去牌堆摸了两张牌。
    加州脸上得意的笑容更深。
  “你也不要高兴太早啊,清光,”大和守突然伸手摸了摸加州的脸,“胜负还没有定数呢。”
     加州一脸“妈妈这里有变态”的震惊的表情看着大和守,不自觉地往后挪了一下。
  (加州清光:打牌就打牌,干嘛动手动脚!)


     “uno,”大和守把手里剩下的唯一一张牌倒扣在地上,对加州露出一个纯良的笑容:“清光,你输了哦。”
      加州脸色苍白地看着自己手中剩下的牌——除了一张绿色的0以外其余两张都是功能牌。他把手中的了一张skip和一张绿色wlid除了之后喊了“uno”。

     大和守还是维持着笑容,好像丝毫不介意对家的加州已经拉平了局面。他从牌堆里抽了一张牌,一脸惊喜:“我赢了哦。”他打出一张红色wild。
     而加州再次摸牌的时候并没有摸到任何能够转色的牌,只能愤愤不平地看着大和守把倒扣着的那张红色的2出手。“

    你输了哦,清光,”大和守调整了一下坐姿,半跪着直起身,“要愿赌服输啊。”
    然后他欺身向前。
    加州“你想要干什么”的惊慌的怒吼被堵了回去。



      本丸,审神者的房间。

     “——主上!不好了!”五虎退气喘吁吁地大喊着冲进房间,身后的小老虎们也跟着一起嗷嗷叫,“加州殿和大和守殿打起来了!”

      审神者从床上爬起来,伸了个懒腰,恢复了人形。他拍了拍五虎退的头让他镇定,“怎么了?他们打起来也不是一次两次的事了……”
    “这次不一样!加州殿好像真的生气了!”五虎退还是一脸焦急,“主上再不去阻止他们,后院会被拆掉的啊!”
     审神者:………………好好好去去去。


     到了后院审神者才发现五虎退一点都没有夸张。

     加州清光拿着扫把追着大和守安定打,手上没有武器的大和守只能一直逃跑,顺便把沿路一切能扔的东西向加州扔去。
     两人绕着后院的空地跑了一圈,一路上拆了半条檐廊。

    “我知道发生了什么哦!”坐在檐廊上围观了全程的今剑扯扯审神者的袖子,主动说起了八卦:“加州君和大和守君在打牌,后来大和守君赢了,就亲了加州君一口,然后加州君就生气了!”
    “……亲了哪里?”审神者觉得自己好像懂了什么,不放心地再多问了一句。
      “嘴哦!”今剑大声地回答道。



审神者:内番就内番,打什么牌?


审神者:打牌也算了,干嘛动手动脚?


审神者:…………我还是去让烛台切准备晚上煮红豆饭吧。

April
03
2015
 
评论
热度(59)
© 伊文啾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