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放些文…

 

【黄喻/hp paro】金米糖01

名字是乱起的(

hp paro,巫师黄×巫师喻,不知道有没有下文的一章。







01

G市的冬天总是湿寒的,在下着雨的清晨更是冷得变本加厉。喻文州百无聊赖地趴在柜台上,藏在桌面下的手摸出魔杖,先给自己上了个保暖咒,又向壁炉挥了挥,让里面的火烧的更旺了一些。

然后门口的风铃响了,一个把自己裹成了一个球青年推开门走了进来。 喻文州的咖啡店迎来了它在这个小雨纷飞的清晨的第一个客人。


喻文州的咖啡店是在这附近比较出名的一家Harry-Potter主题店,出名的原因有三,一是店里的装饰十分还原,二是店长很帅,三是店长的咖啡拉花做得出神入化——他可以在一杯大杯的咖啡表明画出霍格沃兹的校徽。

不过那些咋咋呼呼的姑娘们不知道的是,她们觉得帅得像是从电影里面跑出来的喻店长真的是个巫师,而这家充满巫师界特色的咖啡店,有时候也会接待一下慕名来中国旅游的巫师们。

就像现在。


喻文州把一杯冒着热气的摩卡放在黄少天面前,拿着魔杖的手藏在大衣里抖了抖,玻璃门上的“欢迎光临”就变成了“今天暂不营业”,还画上了一个笑脸。

黄少天拿勺子戳戳咖啡上的拉花——那是一个格兰芬多的院徽——对喻文州笑着说:“我回来这边之后好多人给我推荐你这里,我一看店面照片就知道是你开的店了……话说你居然把我们当年的照片贴在墙上装剧照!”

“我加了混淆咒的啦,那些麻瓜看不出来的,”喻文州在他对面坐下,双手交叠撑着脸,笑容灿烂,“倒是你,我上次听人说你在罗马尼亚的养龙场迷失了自我?”

黄少天怒不可遏地一拍桌子:“谁那么污蔑我绝对是叶修那混蛋!我不就是玩得开心了一点跟着吼了两句嘛文州你知道我天赋是龙语在都听得懂的情况下要我不去接话简直是谋杀!”

“那倒也是,”喻文州赞同的点头,换得黄少天一个“居然连你都这样说我”的幽怨眼神,“不过不是叶修,是王大眼……王杰希前辈跟我说的。”

“他跟我说,你玩得太嗨把他扔在山上自己一个人和龙双宿双飞去了……”喻文州捧起黄少天的咖啡喝了一口。

黄少天卡了一下壳,撇开头“啊哈哈哈哈哈”地干笑起来。


喻文州在黄少天期待的眼神中给他重新煮了一杯咖啡,用魔杖敲敲杯口,一条中国火球的拉花浮现在咖啡的奶泡里。他把杯子递给黄少天,问:“你这次是回来了吗?”

“对啊我最近应该都待在这边啦,”黄少天接过杯子,欣赏了一下里面的拉花,七分装模作样三分真心实意的感叹:“梅林啊这拉花是怎么做出来的!我都想留下来你这里给你打工不去给霍格沃兹投申请了!”

“家务魔法无所不能,”喻文州给黄少天比了个剪刀手。他领着用闪亮亮的眼神看着他的黄少天上了咖啡店二楼,在起居室的沙发上坐下来。


咖啡店的二楼原本是一个放杂物的小阁楼,喻文州接手了咖啡店之后用空间魔法把它改造成一个一室一厅带厨房的屋子,起居室里还有一个普通款式的壁炉。


黄少天一进门就带上了一种浑然天成的男主人的气质,他极为自然的挥挥魔杖点燃了壁炉,然后开始脱身上的大衣。

喻文州坐在一边好笑的看着他,顺手给他加了一个保暖咒。

“文州啊,”黄少天笑嘻嘻的蹭到喻文州身边,肩膀挨着肩膀,“我现在在G市伶仃孤苦了无依靠,好歹我们也有几年的情谊你不打算接济一下如此可怜的我吗?”

喻文州失笑:“我这里一室一厅的要怎么接济你呀。”

“嘿嘿嘿嘿嘿,”黄少天一个劲的往喻文州身上贴,手都揽在对方腰上了,“我可以和你住一块呀。”

“我们什么关系呀,我让你进我的房?”喻文州扯下他摸到自己痒痒肉的手,笑着靠在他怀里。

“我们都什么关系了,我还不能上你的床?”黄少天的手环住喻文州。他低下头,和喻文州交换了一个吻。

















June
07
2015
 
评论(1)
热度(31)
© 伊文啾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