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放些文…

 

[闪恩闪]某个愿望

半梦半醒,一通乱写
剧情起飞预警,玻璃渣预警

**

看见了那位王的心象风景。

**

踏过沙漠,攀上直达天际的阶梯,我来到了王的玉座之前。

代替正在处理政务的王接待我的是王的友人。

“远道而来的客人啊,你是为了什么来到乌鲁克?”恩奇都绿色的长发被扎成马尾,随着他的步伐左右晃动。“是被肥沃的土地、调顺的气候所吸引,要定居在这里吗?是被王的仁政所倾倒,想要瞻仰王的英姿吗?还是说你是一个迷路的旅人,希望能够补充行囊里的水和面包?”

他把白色长袍换成了和这片热砂的国度更加匹配的衣装——黑色的紧身抹胸和手套包裹着他骨架纤细的上半身,修长的双腿则覆盖在宽松的白色长裤之下,腰间各种金属饰品在阳光下反着光。

我没有回答。
恩奇都也不恼,踏着轻快的步子把我领到王的面前。

那是在对魔兽战线时曾经见过一面的贤王吉尔伽美什的身姿。

吉尔伽美什见到我似乎有些惊讶。
他放下手中正在阅读的泥板,“本王还真是小看你了啊,杂种,居然能来到这里,应该说你勇气可嘉吗?”

“你说你是迷路到这里来的?迷路到了本王的宫殿里?”听了我的解释,吉尔伽美什放声大笑。

同样被丢在一旁的恩奇都一脸好奇的盯着我看。
“原来除了我以外,吉尔也交到了别的朋友了吗,”他的声音中带着一点释然,“那真是太好了,这样的话,我……”
“想都别想!”恩奇都的话语被吉尔伽美什的怒喝打断了。

“放弃你那个愚蠢又自私的愿望吧,恩奇都。”他起身,走下玉座前的台阶,握住恩奇都的手。
“不要随意揣测本王的心思、不要对本王隐瞒任何事情,这些本王告诉过你的吧?”

“既然这样,你为什么——”

**

原本只是一把武器。

即使是由神的泥土构成的神造兵器,也只是一把武器而已。

被王承认了,成为了王的友人。武器获得了自我的同时,也伤害了高傲而孤独的王的矜持。

武器最终像消耗品一样死去了。

从未后悔成为他的友人,但是自身的存在,却让他犯下了过错,造成了无法弥补的伤害。

如果可以被遗忘,他就能从那个远古的过错里走出来了吧?

………当然,这只是武器的一厢情愿罢了。

**

听到吉尔伽美什的质问,恩奇都愣住了。
“……你都知道……了?”他低下头不去看吉尔伽美什赤色的双眼,“对不起,吉尔……我不应该隐瞒……”

吉尔伽美什哼了一声。“傻话!这世上不存在本王不知道的事物,本王气的不是这个。”

他捧起恩奇都的脸,强迫他和自己对视,“本王生气是因为,你,恩奇都,身为本王的半身,居然想离开本王的身边?”

恩奇都笑了起来。

“对不起,吉尔……我不明确的态度让你觉得不安了,”他把手覆盖在吉尔伽美什的手上,“我是你的半身,你的天之锁,我永远都不可能想要离开你的。”

“即便是最终违背了自己的意愿被交还于大地,我也没有后悔过与你相遇……”

**

我见过别的英灵的心象风景。

有处于迷雾之中的森林,有遍布着剑的荒野,有漫漫黄沙和征战中的军队。

王的心象风景里的是富饶繁盛的乌鲁克城,和他的友人。

——是只会存在于梦中的景色。

他有听到友人思念的话语吗?

他有看见友人感慨的思绪吗?

临终前的悲伤和悔恨,有传达到他的脑海中吗?

我不知道。
世界开始溃散了。

这只是那位王的心象风景而已。

**

那个愿望是ccc的友之梦(又是这个)里面的恩酱自白最后问的三个问题之一“你是否已经,从那久远的时代所犯下的过错中走了出来了呢……”

March
15
2017
 
评论
热度(13)
上一篇 下一篇
© 伊文啾啾 | Powered by LOFTER